微膠珠

透過顯微鏡拍攝的影像:沙粒中的微膠珠

微膠珠是甚麼?

微膠珠是小於1毫米的塑膠微粒,它們可以是球形或不規則的形狀,而且有多種顏色。

於消費品當中,例如在身體和臉部的磨砂膏,去製造一個「良好的感覺」。

最常用作微膠珠的塑膠類型為:

聚乙烯(PE)、聚甲基丙烯酸甲酯(PMMA)、尼龍、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酯(PET)、聚丙烯(PP)

微膠珠會帶來什麼問題?

微膠珠是流入海洋的塑膠的一部分,令海洋裡充斥著無數塑膠碎片,污染了我們的海洋。

使用後,微膠珠會被沖洗掉,排入下水道並進入污水處理系統,它們會通過這些處理設施,然後被沖出大海。

微膠珠帶來的一個主要問題是由於它們尺寸細小,有很大的表面積對體積比例。因此使用後,會有大量高效率的有毒蓄積物被排放到環境當中。

眾所周知,海洋環境中的微塑膠會積聚有毒污染物或持久性有機污染物,例如農藥、阻燃劑和工業化學品。

食物鏈污染

2013年的一項研究 年的一項研究發現,食物鏈底層的浮游植物和浮游動物可以攝入微塑膠顆粒。 從該研究得出結論顯示,海洋生物的飲食中攝入塑膠可能會對牠們的健康產生“負面影響”。

這 影片是由普利茅斯大學製作,顯示了海洋浮游生物和塑膠顆粒的大小比例,以及在實驗室模擬攝入的過程。

人類使用了微膠珠多久?

微膠珠在1970年代獲授予專利,但自1990年代以來都僅在消費品中作一次性使用。

全球已有成千上萬的品牌在其個人護理產品中使用塑膠作為洗擦劑、填充劑或拋光劑。他們把微膠珠添加到個人護理產品中,例如洗面奶、去角質劑、化妝品、剃鬚膏、乳液、牙膏、洗髮水和防曬霜。

由於非政府組織和消費者採取行動,要求從個人護理產品中去除塑膠的成分,所以越來越多公司已經用天然材料代替微膠珠作為去角質成分。

 

香港大學提取出的香港微塑膠樣本。 注意在培養皿左下方的球狀的微膠珠

全球對微膠珠的立法

同行審議後發表的研究報告有所增加,再加上 聯合國環境規劃署 的報告使人們對微膠珠的影響有更深一層的認識,所以美國政府頒布了《2015年無微膠珠水域法案》,成為第一個國家禁止銷售含有微膠珠的個人護理產品。此後,許多國家對個人護理產品中的微膠珠實行了立法(請參見下圖),其他國家也鼓勵公司自願淘汰微膠珠。

在美國,該禁令為製造商提供了從2017年至2019年逐步淘汰其產品中的微膠珠的時限。 在加拿大,微膠珠被添加到有毒物質清單中,使政府能夠根據《加拿大環境保護法》對微膠珠進行監管。

隨著對微膠珠的研究以及非政府組織、社區團體和熱心市民嚴厲的壓力迫使政府採取行動, 對於環境和社運人士而言,這無疑是巨大的勝利。

Source: www.beatthemicrobead.org

有許多天然替代品可以取替微膠珠,包括碎堅果和貝殼、鹽、木炭、沙粒、糖、浮石和燕麥片等等。

香港的情況又如何?

屈臣氏集團表達了他們對微膠珠的立場

在真正立法前,屈臣氏已採取了積極措施。自2014年以來,集團禁止在可沖洗的自家品牌化妝品/個人護理磨砂產品使用微塑膠。自2020年1月起,他們已停止銷售任何含微膠珠的可沖洗個人護理產品。可在這裡閱讀他們的聲明。

莎莎禁止使用微膠珠

在2016年8月22日,莎莎發表了他們在微膠珠上的立場。可在這裡閱讀他們的聲明。

政府
政府於2018年4月委託發表一份有關個人護理及化妝產品(PCCP)中微膠珠問題的諮詢文件,政府已接受有關實施自願性計劃以逐步淘汰PCCP中微膠珠的建議。該計劃將在2020年下半年推出自願計劃,包括設立《無微膠珠約章》。 可在這裡閱讀新聞稿

企業責任

有安全、非塑膠的替代品可供使用,並被許多領先品牌廣泛使用。

公司面臨越來越大的國際壓力,他們不但要確保其產品對客戶使用的安全性,亦要顧及產品最終所在地的環境安全。

含有塑膠的磨砂產品由於其設計的性質而導致污染,生產者無法確保他們生產(以及從中獲取利潤)的產品不會污染環境。

你知道嗎?

無塑海洋在2016/17年度從香港海水收集的150個樣本中,有60%以上含有微膠珠香港大學的科學家對數據進行分析,發現城市周圍每平方公里海水中有38萬粒微膠珠。

你知道嗎?

在2013年,無塑海洋在香港發起了網上微膠珠行動,旨在禁止微膠珠的銷售。為了實現目標,我們與科學家、學校和社區合作,並與政府多次會面。

你知道嗎?

在更改配方以去除聚乙烯作為主要磨砂成分之前,一種流行的130克磨砂產品包含14.76億顆塑膠粒!

相等於每次清洗都有17000顆塑膠珠流到下水道!

你知道嗎?

科學家在2016年估計有3,422億粒微膠珠被排放入香港的沿海水域,這相當於每天有94億顆微膠珠被沖出海洋!